上海小伙被困湖北两个多月,回来要付近万元停车费…咋办?


2月初,美国政府预算中用于应对传染病的1.05亿美元资金消耗殆尽。当时,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,新冠病毒的威胁看起来仍很远。但是对于负责储存物资的卫生官员来说,灾难看起来越来越难以避免。由于资金不足,美国的N95口罩、防护服、医用手套储备严重不足。

在耿直哥看来,这才是新冠疫情之下的美国,对亚裔的那种种族主义情节的由来。这种歧视歧视的本质,是美国的那些当权者,那些特权人群和组群,在将他们的无知与傲慢所造成的恶果,推卸给别人,这样他们就能继续高高在上地自欺欺人了。2020年4月4日0-24时,山西省本地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33例,治愈出院133例。无新增疑似病例,现有疑似病例0例。

(截图来自NBC新闻网的报道)

1月6日,雷德菲尔德给中方写信,表示愿意提供帮助。

这位记者还继续抨击说,杨安泽的言论其实是在进一步加强美国社会对于亚裔的刻板偏见,即亚裔就应该闷头努力工作,别抱怨太多。可结果却是亚裔被认为不能去抨击种族主义。所以,她认为亚裔真正应该做的是与杨安泽所说的相反的事情——站出来抨击种族主义。

最后值得一提的是,大家应该还记得在1月底以及2月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当美国政府还在傲慢地以为新冠病毒疫情只是中国的事情、以为美国很安全的时候,美国白宫不仅没有真正关心中国已经不断向世界预警的疫情信息,甚至美国总统特朗普还称"这就是流感",“很快就会消失"。

“要证明我们是解决问题方案的一部分。我们不是病毒,但我们可以成为解药”,他写道。

但更尴尬的是,那些被杨安泽在文章中称颂为“热爱美国的榜样”的日裔美国人,也专门站出来抨击了杨安泽的观点。

然后,杨安泽就表示他已经很久没有过的一种感觉突然涌上了心头,那就是对于自己身为一个亚裔“有点羞耻”。

然而,他的文章不仅在亚裔群体中引起了强烈的争议,更遭到了日裔美国人的抨击。